第2章 夏伋

        “这疙瘩唤做土豆?作何用处?还有那刮皮刀也甚是怪异,明明类似匕首,这中间却又不同。”

        夏含玉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怪异的作物,随手往一处布料上一滑,撕拉一声便划到了底处,眼神惊诧。

        这刮皮刀当真锋利至极!

        耳旁系统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土豆是一种来自海外的食物,可蒸着吃,煮着吃,炒着吃,烤着吃,饱腹感非常好,还可亩产几千斤,一年可种两次,三到五个月便可成熟;刮皮刀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刮土豆皮的。”

        “几千斤!”

        听到这话,夏含玉眼睛顿时亮了几分。

        若这怪东西当真可亩产几千斤,且成熟时间短,看着也不容易坏,那几个月后便可送到边城给将士们当做粮草。

        夏含玉并未忘记,三月后蛮夷大举进攻大夏边城,因王洪德身死,军心涣散,又遇到粮草不足,将士们士气低落,竟直接被连夺三城。

        蛮夷大肆抢掠,杀人放火,百姓哀嚎……

        上一世,这些对夏含玉来说离她很远,如今却是不同。

        她既是大夏的镇国长公主,那她便要让这名头一点点坐实了!

        “来人。”

        “殿下。”茯苓从外面推门走进来,就见到夏含玉面前多了一堆的土疙瘩。

        “呀,这是哪里来的,奴婢立马就让人来打扫干净。”

        “不用,你安排几个人把这堆东西装好,本宫要去一趟宫外的皇庄。”

        系统说现在就是种植这个土疙瘩的季节,现在种下去,三个月后便可丰收,她想亲眼看着这东西种下去。

        “是。”

        茯苓虽不明白原因,但在她心里夏含玉做什么都是对的。

        没过一会儿,公主车驾再次浩浩荡荡的出了宫门。

        *

        甘泉宫。

        “娘娘,长公主刚才又出宫了,好像是要去宫外的农庄。”

        “农庄?”

        榻上的美人睁开眼,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弧度。

        “你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阿恒一声。”

        “是。”‘宫女退了下去。

        师青筠柔荑微抬,一旁的大宫女赶忙伸手将她搀扶起身。

        “梓芸,你怎么看?”

        “娘娘是指长公主突然替王洪德求情之事?”

        “夏含玉可不是那般心善之辈。”师青筠眸中闪过一丝厉色,“你去查一下近日有谁接近过她。”

        这个世上能够说服夏含玉出马之人并不多,但也并非没有。

        “是。”

        梓芸福了福身,转身打探去了。

        夏含玉的车驾出了宫门,胳膊撑在车窗处,有些怔怔的望着外面的的风景,街边摊贩叫卖,孩童嬉闹。

        若是大夏的每个地方都能如此,是否便是系统说的强国了?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夏含玉的面前,一身黑衣,单膝跪地。

        暗三,皇室暗卫,专门负责保护皇帝的安全,自夏含玉出生起便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上一世因为她的愚蠢,竟将暗卫的命门告诉了师恒,最终让他们全都死于他手。

        若非如此,他们何至输的那般凄惨!

        夏含玉眸底划过一丝狠厉。

        “殿下,贵妃那边已经知晓您要去皇庄之事,只是还不知道您要去做什么。”

        “左不过就是说我又碰上什么好玩的新物件了,倒也无事。”毕竟她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不务正业,只知晓吃喝玩乐的蠢公主罢了。

        “知道传信的是什么人吗?”

        暗三恭敬道:“是殿下宫中一位打扫的小太监,原因是他曾经偷了殿下的一件饰品去卖钱给他父亲治病,被师贵妃殿里的人给撞见了。”

        “是么。”

        夏含玉嘴角扬起一抹笑,“如此,便找个由头处理了吧”

        “是。”暗三颔首。

        “殿下,后面的尾巴需要清理掉吗?”

        “尾巴?”夏含玉回头看了一眼。

        “是师恒公子,师贵妃让人通知他殿下的行踪。”

        “他啊。”

        夏含玉嗤笑一声。

        看样子她替王洪德求情的事情让他们着急了。

        “一道处置了,让他好好吃个教训,别弄死了就成。”

        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没工夫处置他。

        “是。”

        暗三一愣,随即快速消失在了马车里。

        马车很快就到了皇庄,夏含玉将全部的土豆种和三分之二的土豆都教给了庄里的人让他们按照系统给的法子种下去,看了一会儿便受不住的离开了。

        车驾刚走一段路,夏含玉掀开帘子。

        “茯苓,先去一趟北镇抚司。”

        “是。”

        ……

        北镇抚司,诏狱。

        黑暗,血腥,世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只要进来了就再也不可能活着走出去的地方。

        “啊~”

        滋滋滋的烤肉声夹着烤肉的焦味。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指证王洪德,再不说,我也不介意将全部的刑具在你身上全都用上一遍!”

        “呸!狗贼!”

        那人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用刑的锦衣卫脸上,“夏伋,你暴戾恣睢,倒行逆施,丧尽天良,无恶不作,迟早会遭报应的!”

        “放肆!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虞啸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护士,一巴掌甩在那人脸上,拿起烧红的铁就往他刚才滋过的地方按去,顿时惨叫声响彻大牢。

        “夏伋,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只要是你在意的人都会不得善终,曝尸荒野,为野狗啃食!”

        “噗~”

        锋利的匕首猛地插入他的心口。

        “凭你也敢咒她!”

        夏伋红着眼眶,狠戾地盯着那个瞪大着眼死不瞑目的人。

        一旁的几个锦衣卫吓得后退一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大人发这么大的活,浑身的杀意这掩不住。

        半响,虞啸才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提醒他,“大人,他已经没气了。”

        夏伋收回匕首,拿出一张丝帕慢斯条理的擦拭着。

        “让他签字画押,下一个。”

        话音落,立马就有锦衣卫拿着字据抓起对方的手在上面画押,然后把人拖了下去,将字据交给夏伋。

        虞啸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人,我们这样拿到证据会不会被那群自诩清流的文人否定?”

        虽说以前也有犯人受不住用刑直接死亡,但像今日这般直接一刀解决的还是第一次。

        “他们会接受的。”

        只要长公主想要让谁活着,那个人就算身处地狱,他都会将他给拖回到她面前!

        而这一次,长公主想要让王洪德活着,那么即使他当真有罪,他也会替他洗的清清白白!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3879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