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杀

        “是。”

        那锦衣卫转身退下,夏伋才缓缓起身,嘴角呢喃着一个名字。

        “蔡昇。”

        蔡昇,六年前甲榜进士第六名,因性情耿直不愿同人虚以为蛇,被陛下安排在了御史台任职,如今已是御史丞。

        如此之人竟也是前朝逆党!

        夏伋心中不免有些发沉。

        这样的人如今在朝堂上又有多少?在暗中又做了多少他们不知道的事?怪不得长公主殿下会如此安排,为的便是将这些暗处的人揪出来。

        之前却是他着急了。

        而蔡昇此时也已回了府中,虽已答应了替师恒求情,但心中却是矛盾的。

        当今陛下对他有知遇之恩,他那般信任才将自己安排进了御史台,可他又答应过父亲,这辈子唯一的主子便是公主……可若帮了公主这次,自己便对不起当今陛下!

        不论他如何选择,都枉为臣子!

        如今当真是两难,他甚至希望师华容永远不要找他。

        可惜……扑通一声,他朝着皇宫的方向猛地跪了下来,膝盖落在那青石地伤,发出重重的声响。

        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二更过后,一道身影从蔡府走出,随后进了一家府邸,没过许久,又进去两人,直至三更才离去。

        锦衣卫很快便将此事报告给了夏伋,夏伋面色如墨般,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可怖的笑,让站在他面前的锦衣卫浑身不寒而栗。

        除了那次在牢房,他从未见过大人如此生气。

        宫中,夏含玉本睡的熟,谁料耳边传来一阵声响,她猛地睁眼,坐起身。

        “谁!”

        “是我。”

        夏伋站在床前,出声道。

        夏含玉松了口气,声音还带着刚醒的哑意。

        “夏伋,是你啊。”刚刚真是吓到她了。

        “嗯。”

        夏伋的声音很轻,却莫名带着一丝缠卷。

        夏含玉坐起身,抬头借着月光稍稍看清了他的轮廓,“可是那件事有眉目了?”

        “是。”他颔首,声音悦耳低沉,“今日那师华容出门去找了御史丞蔡昇,让他想办法将证据递给陛下,弹劾臣明有证据却故意不放师恒出诏狱一事。”

        “后蔡昇又去找了户部郎中汤武,吏部员外郎张维,还有兵部左侍郎常闻,想必明日早朝之时,他们便会在朝堂之上替师恒求情。”

        夏伋的目光一直看着夏含玉,从头至尾没移开一步。

        “好,很好!”

        夏含玉怒极反笑,冷笑出声,“吏部,兵部,户部,还有御史丞竟都有他们的人,甚至不止这么几个,而且这几个全都是父皇眼中的纯臣,甚至忠臣!”

        这么多年了,他们到底还安排了多少人!

        怪不得上一世他们夺取大夏江山如此简单,满朝文武想必近一半都是他们的人吧!

        到底凭什么!她的祖父,父皇他们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为的便是给现如今的百姓一个好的生活,给昏庸的前朝收拾着他们留下来的那满目疮痍的江山和生不如死的百姓,好不容易好些了,他们却乘着天灾开始生事,铲除异己,根本就没把百姓的死活放在眼里!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愿意效忠他们,那些人全都瞎了眼了吗!

        夏含玉竟被气得眼眶发红,她替先祖委屈,替自己的父皇委屈!

        他为了这个江山和百姓兢兢业业,每日只睡两个时辰都不到,却担负着骂名,而那些道貌岸然之辈却一边享受着好处,一边将她父皇的功绩生吞,也不怕噎死自己!

        夏伋见她气红了眼,心中是又急又担心,忍不住上前两步,“殿下放心,臣一定会将他们一个个引出,绝不会让他们伤害殿下,危害朝廷和陛下的。”

        下一秒,一直冰凉细腻的柔荑握住了他的手腕,带着颤抖和满心的愤恨,很用力的握着他,缓缓站起身。

        “夏伋,带我去见父皇,别惊动任何人。”

        “臣马上带殿下去。”夏伋蜷缩了一下手指,反手握住她随后松开,转过身,“还请殿下先更衣。”

        夏含玉穿好鞋子,随意拿起披风将自己裹紧,“这样便好,我们走吧。”

        夏伋转过身,看着将自己包裹的只剩一张小脸的夏含玉,手心忍不住的冒汗,随后弯腰将她抱起。

        “殿下,得罪了。”

        下一秒,脚下一跃便带着她跳出了窗户,朝着乾清宫的方向跑去。

        夏含玉颠簸着身子,下意识去搂住他的脖子,惹的他呼吸一窒,脚下顿时更快了。

        没过一会儿他们便出现在了乾清宫的宫门不远。

        夏伋将她放下。

        乾清宫里的灯火依旧明亮,连门口的两个守夜小太监都睡着了,可她的父皇却依旧还在批阅着那堆积如山的奏折。

        夏含玉是真的心疼。

        她和夏伋直接用令牌从侧门走进去,直接惊醒了靠在一旁柱子上小憩的白来,白来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看清是他,满是惊讶。

        “小殿下,这个时辰您怎么来了?”

        “白公公,我来找父皇,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同他说。”

        此时的皇帝也已经抬起头,见她衣衫不整的,诧异拧眉,“玉儿,你怎么穿成这般便出来了?”

        夏含玉走过去,“父皇,都是四更天了,您该休息了,五更还得早朝呢。”

        “已经四更了吗?朕就是想将这几本奏折先批完,不知不觉时间便过去了。”

        皇帝疲惫的笑了笑,“只是玉儿,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女儿有很重要的事情想问问您的意见,也需要您的配合。”

        她便将今日的一切都同皇帝说了一遍。

        “父皇,若是你,你会如何?”

        以往是没有证据,如今证据确凿,她才想着说出来,偌大的江山只靠她一人,谈何拯救。

        “今天只是这四人,但女儿觉得埋伏在暗处的人绝不止这么几个,不论是朝堂,军中,还是民间,他们蛰伏的实在是太好了。”好到根本无从察觉。

        “那次若是王将军出事,想必到时候接手王将军位置的便是他们自己人了。”

        皇帝端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批奏折用的毛笔,他就这么坐着,身上散发出来上位者的气势在一瞬间竟压得他们说不出话来,吓得门外偷睡的小太监也睁开了眼,站的笔直,再不敢偷懒。

        半响,她才再次听到皇帝的声音,带着无奈和冷意。

        “那便……杀吧。”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4326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