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长公主重生后被迫绑定了强国系统 > 第47章 除非是他们大人

第47章 除非是他们大人

        夏含玉眉心微蹙,便听外面那人缓缓说道:“草民郑海,参见长公主殿下,殿下万……安……”

        茯苓掀开马车门帘,夏含玉便见到夏伋手中的绣春刀已经出了刀鞘,落在了对方的脖子上面。

        夏含玉出声阻止,“夏伋,无碍。”

        夏伋这才将刀从对方脖子收回,站会到她的马车身侧。

        “郑老板是为了雪盐的事情而来吧,不过郑老板的消息倒是相当灵通,本宫昨日才知道的事情,你竟也这般快便知道了。”

        夏含玉眯眼,眉宇间看不出任何情绪。

        郑海心中当即一紧,“殿下恕罪,在下也是无意间知道的这个消息,又无法进宫,恰巧在窗户那见到殿下您的马车,这才干出了之事。”

        刚刚被锦衣卫用刀对着脖子的一瞬,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秒便得人头落地。

        “原来如此。”

        夏含玉的反应淡淡,却也没直接拒绝他,“本宫今日还有要事要办,你提的这事等过两日再说;待本宫得空,自会让人来找你。”

        说完这话,夏含玉便让茯苓关上了轿帘。

        “走吧。”

        郑海站在原地看着马车逐渐朝着城门口走去,身后一个年轻人走到他的身旁。

        “阿父,刚刚实在是太凶险了,您为何要突然当街拦长公主车驾?”若长公主发怒,他们一家的命就全没了!

        郑海却是忍不住叹息一声,“你不懂,朝廷很快便会大动作了,若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对我们盐商来说必定是巨大的打击。”

        一斗盐定价三十,这是大夏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之事,因为这是只有前朝最开始盛世之时才有的相似价格,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朝廷动作绝不止如此。

        而且他见过雪盐,如雪一般洁白细腻,比他们手中那所谓的细盐还要细个几倍。

        作为商人,他很担忧朝廷的大动作,但作为大夏的百姓,他却因此而高兴。

        因为此番动作之下最终收益的人便是无数百姓!

        他之所以敢在此时拦车,也是自信朝廷绝对不会完全不给活路,他相信自己赌对了。

        另一边,马车已经出了城门,夏伋骑马缓缓的走在车驾旁。

        “夏伋,这件事交给你去查,明日中午之前本宫要知道结果。”

        如今朝廷还在蓄力,竟已有人胆敢将情况传出,她决不能容忍!

        “唯。”

        夏伋招来韩仁说了两句,对方很快领命离开。

        郑海的出现倒是让夏含玉换了想法。

        她昨晚本就在想到底该如何才能提前售卖雪盐,但又不会引起混乱,现下倒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法子。

        她确实可以先同郑海合作,将雪盐的试卖点放在正午盐行,如此一来,那些尝试着买卖的百姓便是第一批尝试者,若之后雪盐完全开售后有人故意捣乱,朝廷自不怕无人可证。

        出了城门,路面便不甚平坦,车轮咕隆咕隆忽高忽低,颠的夏含玉差点把刚用的早膳给吐出来,忍无可忍。

        “停车。”

        马车吁的一声停了下来,夏含玉从马车内走出,直接一跃而下,冲到一旁便干呕了起来。

        夏伋快速下马跑过去,“殿下,可是哪里不舒服?”

        夏含玉随意摆手,“没事,就是路面太过颠簸,有些晕车罢了。”

        夏伋思索了一番,“要不殿下骑臣的马吧?”

        他的马名换追风,通体黝黑,是有名的汗血马,汗血马皮薄毛细,颈长腿长,身长且纤细,以黑为最,且性子极烈,不好驯服,锦衣卫里谁都不敢靠近的存在,就同它的主人一般。

        夏含玉点点头,接过茯苓送过来的水喝了一口。

        吐了半日,倒是什么都没吐出来,光惹了个难受。

        她转身走向追风,伸手摸了摸它,便只见他一甩脑袋,就在众人以为它要发脾气之时,却见它忽然低下脑袋主动蹭了蹭夏含玉的手心,惹的她嘴角带笑,眉目欢喜。

        虞啸暗自感慨:“果然连马都知道这里谁是大人里的大人。”

        夏含玉直接翻身上马,稳稳的拉住缰绳,弯身摸了摸它背上那一簇鬃毛,“它叫什么?本宫很喜欢它。”

        夏伋面无表情的撇了一眼那直接‘背主’的马,冷声,“追风。”

        “追风,名字不错。”

        夏含玉夸了它一句,下一秒,便见它兴奋的嘶吼一声,拔腿便跑了出去。

        夏伋脸色一变,直接跃上虞啸的马追了出去。

        虞啸:“……那是我的马……”

        都骑走了,他骑什么?

        身后的茯苓掩嘴笑着,“这位大人,若不你同我一道坐这马车吧。”

        不然便只能走着去了。

        虞啸挠挠脑袋,难得有些憨傻,“好像也只能这样了,劳烦姑娘。”

        茯苓摇头,朝着他福了福身,“我叫茯苓,是殿下的贴身丫鬟。”

        “我叫虞啸,锦衣卫千户。”

        “我知道,你在宫门口的时候说过了。”

        茯苓在车夫搀扶下走上马车,进到马车里面,掀开帘子同他说道:“虞千户可坐外面。”

        虞啸自然知道,马车里面可不是他这样的人有资格进去的,除非是他们大人。

        ……

        凛冽的风在夏含玉耳边呼啸而过,她紧紧的抓着缰绳,嘴角是无比畅快的笑意。

        自重生回来,她已经忘记自己多久没有如此酣畅的笑过了。

        夏伋骑术好,很快便追上了她,稳稳地跟在她的身后;他望着她的背影,总是习惯抿起的嘴角扯开一抹很浅的笑。

        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驻军军营。

        “吁~”夏含玉扯住缰绳。

        “你们是什么人?”门口两个守门的士兵拦住了他们。

        “军营重地,女子不可靠近,还不赶快离开!”

        夏含玉直接拿出令牌丢到对方手中,“本宫乃定国长公主,奉父皇命令来军营来接收五千士兵。”

        对方见了令牌当即被吓得不轻,赶忙拱手,“殿下请稍后,标下立即去请将军过来。”

        说完转身便朝着主营跑去。

        夏含玉直接下了马,夏伋刚准备伸手,一旁的小兵便眼疾手快的将马牵了过去。

        夏伋:“……”面无表情,随手将马绳丢了过去。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4326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