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老人用力的推着夏伋,可惜夏伋是练武之人,就凭老杨头那堪堪的力气怎么可能推动他一下。

        夏伋扶住老杨头,让他在一旁坐了下来,「阿翁你别担心,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什么?什么事?」老杨头还不知道夏伋是被那对老人请来这件事。

        那两位老人回神后赶忙上前同他解释,「老杨头,我们没告诉你,他们其实不是顺路送我们回来的好心人,他们是官,上京里的大官!」新

        「你外孙媳妇儿可是公主,当今陛下的女儿啊!」

        这一下,算是彻底「做实」了夏含玉这外孙媳妇儿的身份。

        这下真把周围的一众人给吓坏了,有的当即吓得跪倒在地,有忍不住好奇的抬起脑袋小心翼翼瞧着这位高高在上的公主,未曾想公主殿下竟也会落入他们寻常百姓家。

        即使夏伋如今为官,但终归是他们这里走出去之人。

        夏含玉当即说道:「我同夏……游远来迟为的便是坑洞之事,如今不宜暴露身份,你们更无需如此多礼,快起来。」

        众人这才堪堪起身,便听夏含玉又说道。

        「接下来若有人来询问你们我们的身份,你们便说我们只是来那二老而来便是。」

        「公主殿下放心吧,我们晓得如何说,这么长的时日,早就知晓该如何应对那群豺狼了。」

        说话的老人眼中满是恨意。

        「若非他们那群狗贼,白老头又如何会死不瞑目,至死都睁着眼睛等着他的儿子孙子回来。」

        说着便想到了自己还在受苦的孩子,又跪了下来。

        「公主殿下,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们实在是快活不下去了!」

        夏含玉伸手将人扶起,「你们放心,本宫定是不会饶了那群狗贼的。」

        老杨头一脸满意的看着夏含玉,「小远啊,你可真厉害,居然把公主娶回家了。」

        「阿翁,您误……」

        「阿翁,其实有件事要告诉您的,小远如今的名字叫夏伋,是我父皇亲自起的。」

        夏含玉打断了夏伋的话,笑着走至老杨头面前。

        老杨头一脸疑惑:「夏……夏伋?」

        「小远,她说的可是真的?」

        「嗯。」夏伋颔首,「陛下待我极好。」

        若非长公主和陛下,他何来如今地位同身份。

        老杨头听了好半响没有说话,下一刻却仿佛想到什么般,脸上满是骄傲。

        「好啊!好啊!陛下亲自替你起名,还赐你国姓,甚至还把公主许配给了你,你以后可得替陛下好好做事,切不可忘了陛下大恩,否则阿翁第一个绕不了你。」

        难得被人谆谆教诲连带训斥,倒真让夏伋有些不习惯。

        可他此时极度在意的依旧是夏含玉,她打断了他的话,还喊了阿翁。

        夏伋实在不敢多想其他,却又忍不住意动。

        直到他们离开苍山村,这一路总有些许心不在焉。

        夏含玉也不解释,就这么让他憋着,她倒是要看看他能憋到何时何地去。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客栈,掌柜的赶忙迎了过来。

        「贵人,刚刚那些人来客栈打听了你们的身份,我便按照你们一开始说的身份告知了他们。」

        「他们原还想去楼上检查,不过被你们的护卫给打出来了。」

        毕竟长公主和太子殿下的住所,也是一般人有资格接近的。

        「你做的很好。」夏含玉赞许的颔了颔首,「若他们之后再问,你也那般说便是,其他问题便直接装傻,一问三不知便够。」

        「是。」掌柜的点点头,便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他们回来之时留了两人在苍山村暗中保护,未免那些人意识到什么,来个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茯苓这时候走上前来。

        「姑娘,您先上去休息,奴婢和白芷去客栈厨房给您和工资做些吃的上来。」

        过长公主和太子口的食物,定是要小心翼翼再小心的。

        「嗯。」夏含玉颔首,牵过夏承运先上了楼。

        茯苓去寻那掌柜的,「店家,我们姑娘头一次出门,吃惯了我们做的,不知可否借用一下贵店的厨房?」

        「自然可以,厨房内的一应物件和菜姑娘都可用。」

        掌柜的虽看不太明白,便只当大家小姐公子确实吃不惯他们的粗茶淡饭吧。

        「多谢。」

        茯苓颔首了一下便在掌柜的指示下进了厨房。

        夏含玉倒也并非因为吃不惯,只是她们一行装的便是富家公子小姐,矫情一些总没错,倒也算是掩人耳目了。

        回到楼上,夏含玉同夏承运进了屋内,夏伋跟进后将门关上。

        他那漆黑的眸总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竟越发的委屈了起来。

        夏含玉只当无视,却又有些许心软。

        她牵着夏承运走至一旁坐下。

        「承运,这一路过来你见了不少,可得出何种结论?」

        夏承运犹豫了一下,只道了三个字。

        「百姓苦。」

        夏含玉又问他:「既知百姓苦,你又准备如何做?」

        「阿姐放心,我回宫后定好好跟着嫡舅学学问,跟着父皇学习如何治国,跟着阿姐……什么都学。」

        夏承运如今是越发的崇拜自己的阿姐,只觉得阿姐什么都懂。

        这一路过来虽说并为作何停留,却也在一些地方稍事休息过,总能耳闻自家阿姐的好名声,虽说还伴随着坏名声,但大多百姓却是感恩阿姐做出了雪盐,降低盐价,让万民都能吃的起盐。

        他想和阿姐一样,他希望自己能做一个万民夸赞的好太子,以后的好帝王。

        他一点都不想和父皇一样,被百姓骂是暴君。

        虽然夏承运从不觉得自己父皇是个暴君。

        「还有呢?」夏含玉觉得他不该只得出了这么点无聊的结论。

        夏承运抿了抿唇,才又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一切事情都得自己亲自验证过后才可得出结论,故而承运以往耳根子实在太远,让阿姐和父皇担忧,是承运的错。」

        不论是他阿姐还是夏大人,他以往都曾听人言而误会过,如今相处下来,夏伋那斯虽然依旧很是讨厌,却绝不是外人口中那般暴虐,为虎作伥之辈。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4522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