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长公主重生后被迫绑定了强国系统 > 第83章 我心悦殿下,那殿下呢?

第83章 我心悦殿下,那殿下呢?

        这便是夏含玉为何在夏伋阿翁误会的那一瞬选择不否认的原因,且一直吊着不解释,为的便是让他亲口承认。

        他心悦她!

        她夏含玉不论做何事都喜欢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做,若他敢言,敢认,不退缩,她也定不会辜负他的心意。

        她总有要嫁人的时候,不如选一个忠于自己,心悦自己,长得也是自己喜欢的人成婚。

        夏伋是最好的人选。

        或许她最终不可能爱上他,却也定会待他很好。

        不知等了多久,夏含玉仰着的脑袋都有些酸了,正准备后退一步,却猛地被他拉了一把,整个人顷刻间撞入他的怀中。

        「是。」

        耳边是他那再也控制不住的心跳,夹杂着他带着深深哑意的嗓音。

        他说:是。

        「我心悦殿下,那殿下呢?」可也愿心悦于我?

        夏含玉满意的勾起弧度,她从他的怀中退出一步,抬起头,对上了他那双再也不掩饰神情的双眼,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却卡住了。.z.br>

        耳根逐渐烧起来,甚至感觉自己心口处的心跳频率几乎赶上了他的。

        她赶忙深呼吸,缓缓深处双手捧住了他的脸,踮起脚尖在他额头轻柔一触,退开。

        「夏伋,我很高兴。」他没有退缩,她真的很高兴。

        「我也……高兴。」

        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日会得到太阳的青睐,她是那般的高高在上,却愿意屈尊来到他的面前,为他俯身。

        他微微低着头,学着他刚刚那般,小心翼翼的轻触了她的额头一下,耳根早已红到滴血,露出一抹纯粹至极的笑,问她。

        「殿下,臣如今是否已完完全全属于你了?」

        夏含玉被他亲的一愣,回神,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来。

        「算一半吧。」她说,「待到我回宫禀报父皇,待到我们成亲以后,才算。」

        「唯。」

        即使殿下说的话是骗他的,此时此刻的夏伋,甘之如饴。

        夏含玉反手抱住他,在他怀里蹭了蹭。

        真好,她的了!

        夏伋伸出手,正想回抱住她,却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温柔似水的眸子在顷刻间漆黑如无半分星空的黑夜。

        「殿下?」他垂眸,眸光再次转变,掌心落在她的双肩,想推开她,却又有些舍不得。

        他从未同她如此亲近过,而那些人却在此刻过来打搅。

        若非怀中还抱着夏含玉,夏伋此刻的杀气几乎这掩不住。

        夏含玉在他出声的一瞬便从他怀中退出,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掌心中轻轻一勾,算是安慰。

        夏伋喉结滚动,眼底是从未有过的神色。

        她嘴角含笑,他眼尾微红,似是不愿去开门。

        「头儿,人来了。」

        直到对方走至门前开口说话,他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打开门,俨然已经恢复成了原本那个面无表情,古井无波的锦衣卫指挥使,但身上散发的寒意却叫外面的锦衣卫脊背发凉。

        大人好像很生气?

        这种寒意他们上次感受时还在诏狱。

        虽有些不懂,但忽然有些同情起下面那些来人了是怎么回事。

        他们惹到的可是他们锦衣卫的恶阎罗啊!

        「什么事?」

        见他半日不说话,夏伋冷声询问。

        来人顿时清醒,赶忙道:「人来了,在楼下。」

        「官,还是商?」

        夏含玉从后面走上前,众人只觉原本

        压着他们的寒意好像顷刻间彻底消散。

        「回姑娘的话,来人是谢家的,带了礼物,只说要见姑娘一面。」

        谢家,锦衣卫的人自然也是知道的,毕竟当时还是他们的人去请了那谢家当家到的上京,面见长公主。

        「看来他们确实对我们生疑,却又不敢上来拿人,只敢畏畏缩缩的上前打探,啧。」

        「孬种。」夏伋及时接过了夏含玉的话,惹得他赞许一眼。

        顿时高兴的指尖微微蜷缩着,他得憋住,不能表现的太高兴。

        夏伋还知道在属下面前保持自己一直以来的形象。

        夏含玉看着那锦衣卫,言道:「你下楼告诉他们,本姑娘不见。」

        「除非是他们家主人谢仪亲自过来,否则就他一个不知道谢家哪个犄角旮旯的所谓亲戚,还没资格见本姑娘。」

        「你只要将我原话转达便是。」

        「唯。」

        对方退下,门再次被关上。

        夏含玉走到一旁住下,给自己和夏伋都倒了杯水。

        茶杯已经摔了一个,便不能成套,是以不吉;茯苓早早便将原本的白玉茶具换成了琉璃。

        夏含玉茶杯放在夏伋面前。

        「阿伋,这件事你是如何看的?」

        「他们急了,但殿下却不能太快去见他们,他们若想差便查,除非有人背叛,否则是绝不可能查出我们的身份;就一个字,拖。」

        若换做平时,夏伋自然不担心这些,但他如今却不能拿长公主殿下的安危冒险。

        「殿下,我们必须拖到我们的人来到这里,才可同他们摊牌,乘此机会可先找出那个位置再将其拿下,也免得此事传回朝中,损了殿下好不容易积累的名声。」

        虽说夏伋并不清楚夏含玉为何要这些好名声,但她想要,他便会全力帮她达成心愿。

        「我也是这么想的。」夏含玉微微颔首,「直接杀了他们容易,可斩杀朝廷命官,最好得有让朝中百官心服口服的证据。」

        而且这件事既与青山县令有关,也就代表他的上面或许还有其他更高等级的官员,这才是她需要探究的东西。

        还有他们要这铜矿的背后到底是私人利益,还是有前朝余孽的身影在其中,还犹未可知。

        「如此,便拖吧,本宫先拖他们几日,看看他们接下来会如何做。」

        夏含玉眸底杀意毫不遮掩,轻哼着说着。

        楼下,侍卫将夏含玉的话一直未改的回了对方,当即让对方脸色漆黑至极,他冷笑道。

        「哦,既敢让我们家主亲自来见,为何不敢告知我们你们的身份?」

        「你还没资格知道。」

        锦衣卫的人神色冷冽,虽已压制住自己身上戾气,却还是同一班侍卫有所不同,也让对方心底忌讳了几分。

        他当即冷哼站起身,什么话都没说便直接甩袖离开。

        他倒是要看看,他们能拿乔到何时!

        若真查出他们是和朝廷有关,那就别怪他们只能让这些人横着抬出青山县了。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4522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