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长公主重生后被迫绑定了强国系统 > 第117章 他会是我未来的驸马(一)

第117章 他会是我未来的驸马(一)

        「阿禾你忘啦,他就是小时候在我身边待过一段时间,被我救下来的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太监啊。」

        小时候他们三人可是一起说过话的。

        「原来是他,长得和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了。」宣禾小手捂住嘴,满眼不敢置信。

        而且他刚刚看着自己的眼神看上去实在是不太友好。

        「我记得你之前说他被陛下带走了,如今才回来么?」

        她这几年不在上京,上京发生了何事自然是不知的。

        夏含玉颔首了一下,「他前两年被放回来,如今在北镇抚司任职,锦衣卫指挥使夏伋,你在外面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

        「就那个恶阎罗!」

        宣禾小声惊呼,「他如今姓夏,是陛下赐的姓名么?」

        「我们阿禾还是那么聪明,一下就猜到了。」

        夏含玉调侃她,惹得她俏脸微红,抬手敲了一下她。

        这一被人夸就脸红的习惯和小动作,这么多年了竟一点也没变。

        「他瞧着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往还是爱说话的,如今看他的模样,让人觉得凉飕飕的。」

        宣禾说的是夏伋刚刚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阿玉,那你同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因为阿玉瞧着和那位恶阎罗关系有些亲近。

        不是同她这般的亲近,就是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她以往在其他夫妻身上才看到过的。

        夏含玉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当即点点头,「他会是我未来的驸马。」

        「恭喜阿玉!」

        宣禾笑着道喜,「那陛下会答应吗?」

        毕竟阿玉的身份和地位在这里,她即使远在边关,也能听到一些事情,而且她不是同那师恒……宣禾抿了抿唇,她并不喜那人。

        阿玉这些年被损毁的名声,都是同他有所干系的。

        夏含玉牵着她的手,一脸傲娇,「放心吧,只要我高兴,父皇就高兴。」

        何况她其实前些时候就有所猜测,夏伋很有可能便是父皇专门为她培养的……驸马。

        不过这暂时只是她的猜测,还得找她父皇认证一下才行。

        「那便好。」宣禾看的出她确实是挺喜欢那个夏伋的。z.br>

        虽说她小时候也见过他,同他说过话,但他们的关系远没有阿玉同他那么好,而且那时候的夏伋虽然爱说话,却也只爱同阿玉说。

        而她是阿玉的朋友,所以他才会理会自己一些,却让她总有一种自己最好的朋友要被抢走的感觉。

        宣禾虽对夏伋不那么感冒,却是真心为她感到高兴,但一想到自己回来要面对的情况,心中又忍不住叹息。

        夏含玉仿佛看出了她的无奈,「阿禾你回来,你爹是否也是为了你的及笄礼,还有相看夫家之事?」

        「他们可是已经有了人选?」

        「阿爹的意思是及笄礼阿翁他们已经在关外替我办过了,一切从简便可,至于人选,听说是忠勇侯府的嫡次子。」

        「区区一个忠勇侯府的嫡次子如何配得上你,就算要配,起码也得是一个嫡长子才行!」

        夏含玉的脸色直接便沉了下来,她抓着她的双手,沉声告诉她,「阿禾,如果他们一定让你嫁给那纨绔,你定是不能答应的。」

        「可阿爹是他是顶顶好的夫家。」

        宣禾说的是宣国公的原话,也是因此,她阿翁才愿意放她回来瞧上一瞧的。

        然后夏含玉听了却是冷哼一声,「若当真如此之好,他怎么不让那宣敏嫁过去,反正你们之间年岁不过相差半岁。」

        「阿禾我告诉你,就朱承弼那家伙,仗着家中有钱有势,成日不是吃喝玩乐就是花街柳巷,他后院的小妾没有上百也有好几十了,只要一遇到长得好看的就纳入府中,曾经甚至仗着忠勇侯府的权力强抢民女,就这样的人渣,你爹也好意思说是顶顶好的夫家,他怎么自己嫁进去好好享受享受。」

        「我告诉你啊,朱承弼那小子平日里最会装的温柔敦厚,附庸风雅,好些姑娘便都是这么被他给骗进后院的,你可不能犯傻。」

        宣禾赶忙点头,小脸被吓的煞白。

        「那阿玉,我该怎么办?」

        他阿爹既然故意骗她回来,定是不会允许她拒绝的。

        「若不我现在直接回去找阿翁吧。」

        这上京对她来说便是那龙潭虎穴,实在是可怕极了。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夏含玉掀开帘子,宣国公府的大门已然出现在她的眼中。

        下一刻,车夫一扯缰绳,「吁」的一声,马车便停了下来。

        宣禾扁着小嘴儿看着夏含玉,「阿玉,我不想下去。」

        「没事,这不是还有我吗。」夏含玉笑,笑意却不答眼底。

        当然,是针对外面那些人的。

        「而且你难道不想见你阿娘吗?」

        嫁了个宠妾灭妻的夫君,她这些年的日子过的可不算好。

        她就算有心帮衬,那毕竟也是人家后院的事情,不好多言什么。

        外面,宣国公夫人庄兰卿穿着自己觉得最是好看的衣衫站在国公府门前等着自己的女儿,这几日她日日在门口守着,一守便是几个时辰。

        而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些人,一些幸灾乐祸瞧热闹的人,对方不是别人,便是那宣国公府的妾,尹氏。

        「哎呀姐姐,你何必这么辛苦呢,等大小姐回来,自然会去后院找你了。」

        「是啊母亲,敏儿也可以替您在这里等着的,许久不见姐姐,甚是念想。」才怪。

        一旁的宣敏也跟着说道,可惜没什么诚意。

        庄兰卿听到她们的话也没有反应,依旧朝着一个方向看着,直到一辆风尘仆仆的马车逐渐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她的眼神顿时就亮了。

        尹氏也瞧见了,顿时闭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她倒是要看看,一个边关长大的姑娘,有什么资格和她的敏儿比较。

        马车很快便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然而他们等了半天,马车上的人却迟迟没出来,倒是让他们心生疑惑。

        一旁的宣敏忽然掩嘴笑道:「母亲,姐姐不会是怕自己长得太丑,不敢下来了吧。」

        她这话一出,一旁的下人们当即跟风笑了起来,完全没有将庄兰卿这个当家主母看在眼里。

        「你说……谁丑?」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4548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