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长公主重生后被迫绑定了强国系统 > 第119章 皇帝的心酸(三)

第119章 皇帝的心酸(三)

        「夏伋,你可知罪!」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宝贝女儿就是为他挡刀受的伤。

        他训练他是来保护他女儿的,可不是让他女儿去保护他的!

        皇帝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之时,宰了夏伋的心思都快生出来了,奈何人不在自己面前。

        夏伋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膝盖砸在地上发出重重声响,夏含玉听的都觉得疼。

        「臣知罪。」他颔首,薄唇抿着。

        皇帝挑了下眉,「哦,那你可知自己犯了何罪?」

        夏伋:「是臣护卫不力,才害的长公主为救臣而受伤,臣自请回营接受惩罚。」

        营指的是暗卫营的营,暗卫营的惩罚一般人可受不住。

        然而皇帝还没开口,夏含玉便先忍不住了。

        「父皇你不能罚他,是女儿自愿替他挡的,而且女儿算过自己不会出事,何况当时的情况紧急,如果夏伋受伤,对我们两人反倒不利,到时候你恐怕一个都见不到了,所以你不能罚他。」

        皇帝:「……」

        有点心酸了,女儿长大了,都知道胳膊肘往外拐了,再也不是爹爹的小棉袄了。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朕又还没说要罚他。」他这不就是吓唬吓唬他嘛就这么护着。

        一旁的白来掩嘴笑着,倒是一脸欣慰。

        长公主殿下,长大了啊,都快有驸马了。

        夏含玉仿佛猜中了皇帝的心思,秀气小巧的鼻子哼了哼,「吓唬也不成。」

        反正她不同意。

        「行了行了,朕不吓唬他就是。」皇帝叹了口气,对地上的夏伋说道:「起来吧,看在朕的宝贝女儿替你求情,这次就不追究你的罪责了,但是下不为例,朕不希望再听到长公主受伤的消息,知道了?」

        「谢陛下,谢长公主,此事定无下次。」

        因为他是绝对不会再允许心爱的女子为自己受伤这样的事情发生,若再如此,他便没有资格再站在她的身侧守护她了!

        夏含玉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满意皇帝是话。

        她高高兴兴的伸手挽住皇帝的手臂,「女儿就知道父皇最好了,玉儿也最爱父皇了!」

        「呵呵。」

        皇帝冷笑一声。

        他不信。

        皇帝瞪着眼前那正一脸温柔看着自家女儿的夏伋,笑的更冷了。

        他后悔了,早知道自己女儿会被抢走,他就该把他调的远远的才好。

        他还想多留自家闺女在身边几年呢,这小子下手倒是快。

        不过能从师恒手里把夏含玉的心思拉回来,皇帝也早就在心里记了夏伋一功了。

        夏含玉瞧着自家父皇的反应,忍不住失笑,又给夏伋使了个眼色。

        夏伋当即将手中的证据交给皇帝。

        「陛下,这是前些时候臣审问那些刺客的口供和画押,那三人如今已经被关在诏狱当中了。」

        皇帝正色,自然也将吃醋放在一边,接过夏伋手中的证据,眼眸逐渐眯起,身上的气息也越发的黑沉了起来。

        「区区一个前朝公主也敢在我大夏的领地上如此嚣张的伤害朕最珍贵的女儿,简直找死!」

        「夏伋。」

        「臣在。」夏伋拱手,声音中竟带上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兴奋。

        「朕命你现在就去将其拿下,带到诏狱好好审问。」

        皇帝说完,夏含玉赶忙多加了一句,「暂时先别弄死了,她还有用,还有师恒,也一并拿下吧,他留在外面容易坏事。」

        皇帝看了她一眼,颔首,「如此便先收押好好审问,最好能让其供出

        那些个躲在暗处的老鼠,再一并收拾了。」

        「唯。」

        夏伋转身退了下去。

        皇帝看向夏含玉,「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还有那师恒,他们难道……」

        夏含玉颔首,「他们之前便是带有目的接近女儿的。」

        「原来如此,朕就说那人不行,你还不信!」皇帝打一开始就没看上那师恒。

        「如今为何忽然想收拾她了?」

        「因为我有钱了。」夏含玉抬了抬自己的小下巴,「而且他们在女儿面前蹦跶的实在是太欢了,让女儿有些不舒服,不如控制起来,何况现在有了最好的理由和证据,也不算我针对她,有了这些个证据,朝廷的那些个暗桩也无话可说。」

        「而且他们两个现在在我们手里,前朝玉玺也在我们手里,那些前朝余孽自然就不敢乱动了。」

        她一开始确实是有些不敢轻易动师华容,可现在和她刚重生那会儿,总还是不一样的。

        夏含玉忽然想到了什么。

        「父皇,谢家的一半财产是不是已经进了咱国库了,堆满了没有?」她实在是好奇的紧啊。

        皇帝想了想,「倒是陆续送上来了一些,但听说还没完全送过来,户部的那些个大臣最近一个个嘴角都裂到了耳朵上去了,虽然没装满国库,但也装了不少了吧。」

        皇帝自己倒是没去看过。

        夏含玉看了看他的嘴角,「父皇,我看你的嘴角也快裂到耳朵了。」

        皇帝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干咳两声。

        「这不是高兴嘛,空荡荡的国库总算是不怕灾情了。」

        「这次明河县的灾情,朕发下去的那些个粮食差不多都是谢家上供的。」

        皇帝原本还挺气,毕竟如果是他的话,整个谢家估计都保不住,不过他现在倒是明白了,软也有软的好处。

        让他们心甘情愿掏出东西来,恐怕不比他们抄家来的少。

        毕竟狡兔都有三窟,谢家作为首富心思肯定不少,谁知道他们把财宝藏哪去了呢,到时候要逼的他们投靠那些前朝余孽,对朝廷可没有任何好处。中文網

        夏含玉颔首,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谢仪是个聪明人,可惜谢家的不少旁支,脑子不是那么好。」

        这个皇帝也表示认同,「那之前你说要给商人子弟开头科考的门路的事情?」

        「暂时还是算了吧,毕竟朝廷现在也不缺银子了,他们留着以后再薅羊毛。」

        夏含玉觉得自己之前想的还是简单了些许,好在阴差阳错,谢必的事,总让她有种老天爷给她送钱的感觉。

        皇帝也是如此觉得,只不过。

        「薅羊毛是何意?」

        「就是……比如女儿没钱了,就找父皇你薅的意思。」

        皇帝:「……明白了。」

        这词倒是新鲜,就是听着不怎么舒坦。

        夏含玉和白来对视一眼,偷笑。

        另一边,夏伋出宫后回到锦衣卫,几乎点了北镇抚司的大半人手直接便将师府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https://www.zwydw.org/book/113/113961/445486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