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三五章 以牙还牙

第六三五章 以牙还牙

        “半刻?不用这么久,一百个呼吸时间足够了。”

        天师张神业听出了李轩语中暗含的迫切之意,这让他微觉不解。

        不过一百个呼吸时间确实足够了,甚至绰绰有余。

        这张观澜本就被李轩重创,连肉身都已经被他们联手打崩。

        张神业接手之后若连这么长时间都没法解决问题,那真是有愧于‘天师’之称。

        随着张神业灵诀一引,那‘十二元辰神幡大阵’的内部瞬时就燃烧起了青蓝色的火焰。

        这是十二元辰神焰,其神威浩大。。就连张观澜的纯阳魂质与之接触,也纷纷崩溃离散。

        张神业的‘阳平治都功印’则从高空中压落下来,进一步的压迫着张观澜的元神,使得张观澜的一切术法都无法运用施展。

        在龙虎山三大传承仙器中,‘阳平治都功印’是唯一一件伪神器,含有着初代天师张道陵凝练的极天之法‘平定’。

        这是张道陵生前破山伐庙,除灭上千邪神淫祀之后凝聚的强大极天之法。能够平复安定任何非自然生成的事物,其中也包括了法术,神通,法宝,仙兵——。

        前次天师府之战,张观澜若非是依靠自己身为前代天师的身份,还有三百年前在三大传承仙器中留下的伏笔后手,根本没可能将张神业重伤到垂死境地。

        “张神业你敢?”

        张观澜痛苦非常,连纯阳魂躯都变得扭曲动荡起来。

        他怒瞪着张神业:“你这是要弑祖吗?”

        张神业却面色平静道:“什么弑祖?我张氏宗族已经将你张观澜开革,我张神业可没有你这样的族人,更没你这样的祖宗。”

        他目光冰冷如刀,一字一句的说着,语中透着无穷怨恨:“张观澜你大概不知,我张神业从来都是有仇必报,有恩必偿!你死之后,张某一定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你张观澜的那些子子孙孙,一个都别想活下来,他们都得为我那两个孩子陪葬!”

        张观澜的魂体剧烈波动,可这位还没来得及说话。薛云柔的正一伏魔剑就已穿梭进来,顷刻间化为上百条燃烧紫火的锁链,将张观澜的魂体,牢牢钉死在了原地。

        天师张神业此时又取出了一盏槐木包金,内燃黑火,刻录有无数封魔道符的宫灯,然后探手一招,竟将张观澜的元神强行往宫灯的内部吸摄。

        旁边的李轩看在眼中,不禁眼角一抽。他意识到天师张神业可不仅仅是要复仇,还要将张观澜的元神收摄,施以九幽毒火,永生永世的折磨!

        自家这位便宜丈人看起来像是老神仙似的,仙风道骨,和蔼可亲,可一旦心狠起来,手段也是毒辣之至。

        李轩却乐见其成,以张观澜的所作所为,千刀万剐,永不超生绝不为过。

        张观澜也明显察觉到了张神业的意图,他的恐惧惶恐之念顷刻间攀升到了极致,魂体剧烈的波动。

        而下一瞬,张观澜整个魂体骤然急速收缩!

        “就凭你也想要杀死老夫,拘束老夫的元神?你痴心妄想!张天元,还不给我滚过来!”

        随着张观澜的怒吼,先是他的仙器‘先天八卦镜’轰然炸裂。那就仿佛是炸开的炮弹,分散成无数碎片,轰向了四面八方。

        随后张观澜的魂体也轰然爆开,瞬息间无数的‘太乙天罡紫雷’四面漫卷,那磅礴的威势,不但将正一伏魔剑炸开,就连那‘十二元辰神幡大阵’也被强行撑开了一线。

        远处正与江含韵缠战搏杀的‘张天元’,也就是‘李遮天’,也在此刻血肉炸裂,他的一身黑甲同时爆散,每一片黑甲都化成致命杀器,爆出了无量的碎散破片。

        每一个破片当中,竟还蕴藏有微薄的湮灭之力。将所有接触的物质,都湮灭成齑粉微尘。

        它们的一部分无序的往四方溅射,可其中的绝大部分都被李遮天导向了江含韵与李轩四人。

        即便江含韵也不敢正撄其锋,只能无奈的化身雷电,往后退开百丈之地。

        李遮天的整个人则带起了一团赤色红光,猛地撞击在其中一杆元辰神幡上。

        ‘十二元辰神幡大阵’也终于碎裂开来,张观澜的元神,也从那裂隙中穿飞而出。

        他已不敢多说一字,与李遮天汇合之后就往东面方向疾遁。

        李轩则目光冷漠,他已经用‘浑天镇元鼎’强行顶住了那些黑甲破片的湮灭之能。手中的‘割龙刀’则蓄势已久,刀意刀势都已拔升到了巅峰。

        如果天师张神业父女无法除掉这两人,那么他也只能说对不住了。

        李轩无论如何都不会容许这两个祸患还活着。

        可接下来,李轩却望见了让他错愕惊奇的一幕。

        只见那李遮天竟毫无预兆的出刀,直接一刀捅入到张观澜的元神深处。

        张观澜整个魂体,顷刻间就分崩离析。这是因他绝大部分的元神核心,已经被李遮天的‘虚无’刀意化为‘虚无’。

        而此时张观澜残余的意识,也充满了不敢置信。

        他无法置信,自己一手祭炼出来的血肉傀儡,竟然会对自己出手。

        这个家伙——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自我意识?

        李遮天面色依旧冷漠如石,没有半点表情,只有那黑灰色瞳孔中透出了几分哂意。

        其实他对张观澜还是蛮感激的,此人不但让他有了再生于世的机会,也让他修为有了更上层楼的希望。

        可李遮天更清楚,稍后张观澜一定会将他牺牲,用于换取自身逃命的时机。

        问题是张观澜在他的元神之内留有着强大的神禁,一旦此人以神念下令,那么李遮天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

        那也就意味着,他获得的这段短暂生命,又将终结。

        他唯一的生机,就是在张观澜下达让他送死的命令之前,先将他的御主‘张观澜’送入万劫不复之境!

        不过接下来,远处的天师张神业却遥空一指。他不知使了什么法术,竟然就使张观澜的残魂与李遮天都定在了原地,不能做任何动作。

        接下来是薛云柔的正一伏魔剑,那一雌一雄两道紫红光剑来回一绞,就将李遮天的躯体与神魄,都斩成了无数的碎片。

        李轩不放心,他的割龙刀也随后斩出。

        就在这个时候,李轩望见李遮天那被斩裂成千百片的残魂,竟都在此刻变化出了一张张人脸,且面朝着他,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李轩一声轻哼,割龙刀的刀势当即再增数成,将李遮天残余的血肉,神魄,也一点点的碎为齑粉,不留哪怕半点痕迹。

        “让冠军侯见笑了!今日几乎就功败垂成,被这两个孽畜走脱。”

        此时天师张神业法诀一收,将张观澜的残余神魄都全数收入到那槐木宫灯内。

        可天师张神业的脸上,却满含着遗憾之意:“可惜!可惜!”

        他惋惜的是这次未得全功,不能将张观澜完整的元神都拘束入内。只有如此,才能让他真正的念头通达,舒心快意。

        李轩则是眉头微锁,刚才李遮天的诡异笑容让他稍微有点在意。

        还有,就在薛云柔斩杀李遮天的时候,他感觉到承德方向的契丹龙气,霍然一阵躁动不已。

        可随后李轩就摇了摇头,刚才那种情况下,李遮天绝没有活命的可能。

        李遮天与承德的契丹龙气之间也不可能有什么联系,即便有,李轩也不会在乎。

        他连契丹人留存于世的最后一部分精锐铁骑都全数打崩,又何惧那一点点残存的契丹龙气?

        他转而笑着恭维张神业:“哪里会功败垂成?张伯父早有准备,这两人都逃不掉的。”

        他看出张神业刚才使用的法术极为霸道,应该是龙虎山传承的时序秘术。天师张神业的袖中,应该还藏着一件与时序相关的异宝。

        张神业有这样的手段在,张观澜与李遮天两人的下场,只能是‘死得惨一些’与‘死得不那么惨’的区别。

        也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薛云柔已御剑飞身过来:“京城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可不是瞎子,李轩将京城发来的书信秘而不宣,又命令东方良拦截战场上的所有符箭禽鸟,这显然是京城之内有大事发生,而且是很不利的消息。

        李轩回身看着她:“红裳传信过来,陛下在威远卫牛家堡与瓦剌大汗也先大战的时候,被人施以咒术导致重伤。”

        在场的三人,不由都心神微紧。

        李轩则苦笑道:“陛下当时如果退下来,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可陛下他正与瓦剌大汗也先鏖战,他不愿因己之故影响晋军士气,所以一直强撑到晋军在战场获胜,又挟万军之势重伤了也先,这才从战场撤离。”

        张神业当即扬眉:“那么陛下现在在何处?”

        “在京城!唯有京城中的‘九鼎五龙混元大阵’,才能镇住他身上的咒力与伤势。可在入宫之后,陛下就昏迷不醒。”

        李轩面色凝重如铁:“我们必须尽快回师京城。”

        他担心京城那边会发什么,或者已经发生了什么。

        李轩的目光,再次往战场方向看了过去。

        此时还有十余万皮室铁骑,依旧在与神机左右营拼死缠战着。

        李轩则收起了割龙刀,转而将大日刀拿在手里。

        割龙刀很好用,可就是真元消耗太剧,别说是李轩这个缩水版天位,真正的小天位都撑不起。

  https://www.zwydw.org/book/68/68073/39105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