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你是我想藏在口袋里的欢喜 > 第30章 私房钱

第30章 私房钱

        “不不不,不可能!”李晓阳惊愕,脸忽的失了血色,琦琦对妈多好!妈······妈,是什么时候发现他······难堪,愧疚齐齐席涌,李晓阳禁不住冷笑,笑到连肩都在抖动,“自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不松手?你还在担心什么?”

        “我······”简欣然看着嘴唇都在发抖的李晓阳,慢慢松开了紧紧箍在他腰间的手,“那······那你回去跟她好好谈,我等你。”

        “李晓阳!”冯煌琦惨烈似鬼的声线,透过无线网,清晰无比的传了过去。

        李晓阳,简欣然齐齐一抖。

        李晓阳逮着这个空隙,拔腿蹿出酒店客房的门。简欣然嘴巴张成o型,忘了闭合,然身侧的两手,却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在怕什么?

        一个家庭主妇而已。

        一个只会带娃烧饭,与社会脱离了七八年的女人······能让他做出这样惊悚动作?连儿子都不想要!

        简欣然秒速转身,拿包,追了上去。

        冯煜琦摁停手机和录音笔,双手环肩,无处言说······无处言说委屈,让她很想放声悲鸣,可是她却发现她哭不出来了······心口一直沉压的石头,好像骤然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搬移了。

        她木木的起身,把录音笔和新买的手机,锁进了自己的保险箱。

        这才轻轻的打开房门,脚底跟踩着五彩云朵似的飘进家婆的房间,看着呼噜震天响的家婆······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啊!

        早就知道的你,看着被蒙在鼓里、这样的我,你的心不会有一丝的愧疚吗?

        ——还是这才是你整天焦躁、迫切的想让我,生二胎的理由?!

        冯煜琦思绪万千,证据有了?但是她希望用不到,他们能够体面的好聚好散。

        如果不能!

        冯煌琦突然就升出了对法律强烈了解的需求,她轻轻的退出婆婆的房间,走进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搜寻······

        冯煌琦吁出一口长气,暗暗庆幸自己的明智之举,合上电脑,电脑旁边放着一张全家福,冯煌琦怔怔出神之后,拿在手里,凑到台灯下,仔细的看,指尖亦在上面留恋的往止,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一切就要变成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不舍?

        留着过年吗?

        冯煌琦啪一声,把全家福扔进抽屉,目光环顾,看着紧紧挨着墙壁而立的两边大书橱,真是楚河汉界,一人一边大书橱,一人一台书桌。

        冯煌琦愣怔了一下,眼光落在他的书桌,上面的电脑、传真机、打印机,还是一如既往的工整。然而他们的生活早就面目全非了。

        冯煌琦咬了咬唇,脚步踉跄靠近,李晓阳是东北人,骨子里自带大男人主义。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这当中的别人包括了他的母亲,当然她也不在类外。

        那怕是一只笔摆放的位置,他就是隔了一个星期,也还记得摆放前的角度。他不管多么的烦忙,书橱和书桌,他都亲自操理。

        她轻轻地拉开书桌的抽屉。里面的东西排的像列队的士兵,她挨个掀起一角,快速的翻看······在这些记事簿下面有个木制盒子,盒子上面有把小锁。

        冯煌琦撇了撇嘴,试着用他的生日,女儿的生日开锁,打不开!冯煌琦吸气,试着家婆的生日,咔,锁弹开了。

        她心倏的震动了一下,里面睡着几张银行存折本。

        冯煌琦眉毛敛起,私房钱吗?

        她哆嗦着打开来看。她与他结婚时,他就跟她说,他不喜欢她用娘家的钱,他不想被岳父岳母看不起。她是他老婆,自然也维护他的面子。

        婚后家里的一切开支,他一力撑起来。她想买的东西,他也尽力满足。可是她却不舍得再继续购卖喜欢的东西了。

        他的收入随着他位置的调动,渐渐成比例升高。但是家里的支用还是几年前的档次。他爱交朋友,出手大方,在外面总是抢着买单。

        照理他不应该还有私房钱。

        第一本存折开户的日期,是女儿出生的当年,里面每个月定期存放五百元。冯煌琦轻轻合上,这应该是为女儿准备的教育资金。

        第二本存折开户的日期······冯煌琦皱眉往前推算,这是他们读大学那年开的,上面的存款零零碎碎,小到几十,大到几万,有来有往,这是一本私人账户,记录着他从家乡来到榕城这几年的辛苦经历。

        上面有几笔大额的流出,冯煌琦摁指头算,那是她和女儿,还有家婆家公的生日,后面这五项大额的转、取、汇,流出,却再与她和这个家的生活,对不上。对不上?

        钱,用到哪里去了?!

        冯煌琦感觉度秒如年,感觉这半年,就像过了几百年一样漫长,曾经的一切甜蜜也只是你自己以为的甜蜜啊。

        按刚刚查询的新《婚姻法》,婚前财产并不属于共有财产,所以他没有权利分她名下的账产。因为她名下的账产,都是婚前父母亲为她治办的。

        她亦没有权利追询他婚前账产,但是婚后······她是有权力追问的。存折上还躺着五万多块,其实也不用问,工资卡他不能用。

        那这本存折的钱,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

        冯煌琦觉得自己又开始呼吸困难了,转身,拿出手机,卡卡拍照,取证,在按熄书桌上的台灯,走进房间,打开衣柜,挑一套自己很喜欢的衣服,转身进了淋浴间,洗了一个澡,化一个淡的妆,拉淡眼帘上的红肿,喷上平时不舍得用的香水,背上小挎包,关好门。

        小区外,秋风萧瑟呼呼地吹着,这样的清晨,她将面的会是怎样撕心裂肺的一幕。

        她不知道!

        她只是觉得曾经的那个自己是多么的傻啊!

        每一次向他迈去,不管他是不是在原地等待,还是张开手臂迎接你,你都是那么的欣喜,怦然心动,小鸟儿似的扑了他的怀抱。

        现在······她无比渴望一切都是假的,可是现实就是现实。

  https://www.zwydw.org/book/74/74914/415744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org。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org